恩人——318

发布:2016-08-11 18:03      点击:

        小伍,办公室打字员,她总在完成本职工作之余,抢着做办公室的其他各种杂事,仿佛有着无穷的动力似的。

        我常常忍不住问她:“你不累吗?每天跑进跑出做那么多不该你做的事?”

        每次她都甜甜的笑笑,“不累,做这些,我心里高兴!”

        “真是个怪人!”我暗地里给她打上了标签。

        直到有一次,我们私下聊天,她终于解开了我心中的疑惑。“是318救了我的命,我恨不得为318做更多,来报这个恩啊!”说这话时,她满脸的感慨。

        她说,那是2004年,海竹路刚开工。员工们对高原的气候、环境还不是很熟悉。在高原三月属于春季缺氧期,室外气温还很低,晚上气温通常在2度左右。工地上经常停水,无法洗澡。

        指挥部的职工就把男厕所兼做了“洗澡堂”。这天,终于来水了。刚进高原工地的瘦小美女小伍,早已掩饰不住高兴劲儿,抢先进了“洗澡堂”。关起门,洗起了澡。

        这天,李元太正碰上肠胃不适拉肚子,去了3次厕所,前后长达半个多小时,都吃了“闭门羹”,喊了几次,里面也没个声音。李元太气呼呼地跑去问门卫罗建清,“谁在厕所里面啊?半天不出来,我要上厕所哟,恼火得很!”罗建清也跑去拍门大喊,还是没人应答。

        喊声惊动了周围的人,大家七嘴八舌,“会不会是哪个在里面洗澡啊?”“不会喔,洗澡咋会洗那么久啊?!”大家楼上楼下挨个数人找人,最后判断是小伍在里面。有人担心的说,“小伍身体瘦弱,不会出什么事情吧?”

        大家跑到厕所门前,一起大声喊着小伍的名字,还是没人答应。这下大家有点着慌了,赶紧叫女同志蓝燕进去看看。蓝燕撞门而入,随即传来一声尖叫!只见蓝燕惊恐地退了出来,语无伦次,半天没说出个道道来。在场的人知道出事了,先后冲进了“洗澡堂”。“洗澡堂”内的情景让大家都傻了眼,只见小伍没有知觉横躺在厕所的地上,发乌的舌头伸在唇外,脸色青灰。有人伸手探了探小伍的鼻子,直摇头,“坏了,没呼吸了!”大家赶紧七手八脚将伍珍抬出了“洗澡堂”。还是孙斌胆子大,俯身对小伍进行人工呼吸。紧接着,小伍的口水冒了出来,可是依然没有呼吸。今天是周六好多单位都休息,巴塘又没有救护车,大家只得将伍珍抬上指挥部的车,飞驰送往医院。

        医院的过道里,孙斌,一个一米八的大伙子,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:“上午还是活蹦乱跳的,怎么说没就没了啊!要是煤气中毒,即使醒了都是脑瘫或者植物人啊。还是一个没有结婚的姑娘啊!”说着,哭着,抱头蹲在了地上。所有的人都悲戚不语。

        经过3个多小时输氧、抢救,小伍终于奇迹般的醒了过来。第一声哭喊是“妈妈啊!”第二句话是“我饿了,要吃馒头!”所有的人这时才松了口气。一条生命就这样拯救过来了。最后的诊断是因为缺氧造成的晕厥,幸好不是煤气中毒!

        很多同志都激动得热泪盈眶,李国辉赶紧回指挥部蒸馒头。当夜,指挥部职工在零度的寒夜中,披着两件军大衣伴着凛冽寒风轮流守护她,直到天亮。

        我明白了,这就是一直充盈在小伍心中无穷工作动力的原因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作者:孟 涓)

 

        作者简介:孟涓,女,1971年2月出生,籍贯吉林辽源,2003年在国道318指挥部工作,2010年调入老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。孟涓作为女性克服了高原缺氧、环境恶劣、路途遥远、强紫外线等诸多困难,长期坚守高原工地,为大家称道。她为人直爽,待人真诚,乐观积极。有她在的地方,总有一片欢声笑语。

 
?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